武大91歲教授自稱徵婚被騙
【文匯專訊】據長江商報報道,今年1月通過媒體公開發佈徵婚信息,隨後宣佈準備4月底在教堂完婚。如今,91歲的武漢大學劉教授,心中五味雜陳:原準備與他結為伴侶的大連那位58歲音樂教師,在一次大發脾氣之後離開,「家裡的微波爐也被她拿走了」。

「我心目中的她溫柔賢惠,55歲-70歲,高中學歷以上,愛好音樂、寫作,最好能懂外語……」這是劉教授今年1月15日徵婚時提出的要求。

消息一見報,就受到眾多讀者關注。超過100位女性來電表示願意交往,年齡最小的25歲,最大的75歲。3月,劉教授宣佈,將與大連一位58歲的音樂教師結為伴侶。

8個多月過去了,一向溫文爾雅的劉教授憤怒了,指責幾名與他有過深入交往的應徵者是婚姻騙子,甚至搬走他家的東西。昨日,再次面對記者,劉教授說,挫折並沒有影響他的徵婚熱情,尋找志同道合的另一半仍是他最大的心願,「我相信有真愛存在,我沒有放棄,仍然在尋找我的晚年伴侶」。

未能如願「准新娘」大發脾氣後走了

劉教授徵婚消息被媒體報道後,應徵信紛紛飛來,每一封來信,劉教授都用放大鏡一個字一個字地看。有的應徵者還在信上附有浪漫的詩句,劉教授連連讚歎:「文筆優美,志同道合啊!」

一天,劉教授接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電話,對方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,並稱認識他,但劉教授對她沒有任何印象。

這位58歲的林華(化名),自稱大連某音樂學校教師,以前在參加高校合唱時曾和劉教授有過三次邂逅。最讓劉教授欣賞的是,林華擅長電腦,通過電子郵件發來了她的照片,並寫來了火辣辣的情書

對於連鼠標都不能靈活移動的劉教授來說,林華確實可以幫助他運用電腦完成科研工作。此後一個月,兩人幾乎每晚都會通電話,一打就是一個小時。

春節到了,林華決定來看望劉教授,以解相思之苦,並給他帶來了大連特產。在一起生活的18天裡,劉教授說他找回了失去已久的溫暖。

告別一周後,林老師又來到武漢,並從大連托運過來了幾大包東西,兩人決定4月底在武漢的一座教堂完婚。

「讓我意外的是,她竟然把大連房東的電視偷偷給搬了過來,我當時心裡怪不舒服的。」劉教授說,在隨後的交往中,林華擬好了一份遺囑,要求劉過世後的房子由她和他的兒子共同繼承,但她要當監護人,劉教授沒有簽字。

隨後,劉教授還發現林華並不是真正懂音樂,只會用鋼琴彈奏幾首歌曲,也只會唱幾首歌,還不懂五線譜,「我真不明白,不懂五線譜,怎麼能做一個合格的音樂教師?」

劉教授說,在相處中,他也漸漸感到林華在嫌棄他。有一次,林華聲稱要到香港購買嫁妝,他沒有同意,林華就大發脾氣,然後搬走了。「她總是晚上搬運房間物品,鬼鬼祟祟的,把給我的衣服也拿走了,家裡的微波爐也被拿走了,還拿了什麼東西我現在也記不得了。我現在懷疑她是個騙子。」

相處四天「只有同情和敬仰,沒有愛情」

林華之後,另一位大連女人出現了。

這個自稱白領的48歲女子拍好婚紗照,連同一封被劉教授視為「肉麻」的情書寄了過來。「我和您結婚的時候,就是這個樣子。」

劉教授清楚的記得,楊敏(化名)在他家裡住了五天四夜,然後就回了大連。「她也許是來考察一下我家的條件怎麼樣,發現我並沒有花園洋房,除了榮譽就是這個住了幾十年的大房子,滿足不了她的物質需求,然後就走了。」

昨日,記者撥通楊敏的電話,接電話的人自稱姓付,是楊敏的好朋友,對這件事十分清楚。在電話裡,她講了另外一個版本的故事。

看到大連的媒體轉載的信息後,楊敏覺得和劉教授有共同的愛好、深厚的文學知識,且都是基督徒,頓覺相見恨晚。

楊敏的婚姻是父母包辦的,當丈夫有了外遇和她離婚後,她就帶著一對雙胞胎女兒生活,現在大女兒讀大一,小女兒讀高中。

楊敏認為劉教授雖然年紀大,但坦誠可靠,隨著相處的深入,年齡隔閡也會慢慢消失。用她的話說,「可能只是同情和敬仰,沒有愛情。」在和劉教授「電話熱戀」期間,楊敏的朋友都持反對態度,但她並沒有聽取。

今年7月,劉教授邀請楊敏到武漢,並願意寄上500元路費,但被她謝絕了。7月8日,楊敏從大連坐火車到武漢,次日晚7點多到達,劉教授親自到火車站迎接,她非常感動。

據付女士介紹,楊敏在劉教授家住了四晚,期間做了不少家務,劉教授也陪她逛了黃鶴樓,兩人合影不少。但相處後,楊敏發現兩人間很多想法和做法都有衝突,遂於13日返回,這次的火車票是劉教授出資的。「楊敏當時將工作證、身份證、戶口本、醫療證等證件,全都給劉教授一一查看,臨走時還要付幾天來的開銷,只是劉教授沒有要。劉教授提出給她500元,作為路費補償,她都沒有要,顯然不是沖錢去的。」

交談中,付女士再三強調,楊敏沒必要放棄好的工作去和一個老人生活,「她想寫書,更多的成分可能是希望劉教授幫助她」。

這樣一個家

教授與兒子相依為命

位於武大測繪校區一所130平方米的房子,是劉教授和兒子的家。記者兩次登門,都沒有看見他的兒子。

無意間在案頭發現的一本冊子,解開了疑問:「經歷『反右』和『文革』雙重磨難,我無暇顧及妻兒,一家五口,聚少離多。長子兒時活潑可愛、天資聰穎,但受我株連,在學校遭受歧視,下鄉6年不能返城。孤獨、絕望,讓他精神失常,一生就此毀掉。30多年來,我們父子相憐相惜,相依為命。我燒水,有時忘了照看,他會提醒我:水開了。清晨,他會站在房門口喊醒我:買早點。有時病發我被他打得頭破血流,但我仍疼愛他。」

劉教授1948年進入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研究生院,1950年獲得碩士學位,同時受聘於加拿大聯邦大地測量局任工程師,此後一年多次進入北極地區進行北極圈內航側天文控制點,成為第一個進入北極圈並登上北磁極的中國測繪工作者。1952年回國,1956年到武測任教。

1999年,劉教授與妻子離婚,獨自與兒子生活。家裡的冷清、晚年的寂寞以及很多書稿需要整理,讓劉教授有了找位伴侶共度晚年的想法,「我要的是知己,不是保姆,我要和她登記結婚,我走後會把財產留給她一部分,以此安度餘生」。

創作者介紹

徵信社,徵信,徵信公司 - 優質的徵信團隊

wedding5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